石家庄毓峰精密机械有限公司:面对日军围剿,东北救国军大获全胜

来自:

在宁安城东南百里老爷岭东部山区(今红旗林场一带),有一名为八道河子的山屯。很多年前,全屯有三四百户人家,大多是朝鲜族,这在当时来说,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屯子,但八道河子比较偏僻,交通不便,老爷岭群山环绕,地形险要,易守难攻,只有西北面的山口是通往宁安的唯一出口,道路两旁山势奇突,犹如两扇大门,形成了天然的屏障,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1933年2月下旬,团山子战斗结束后不久,李延禄率领在镜泊湖大河口和松乙沟痛击日军天野旅团的救国军转移到八道河子。部队到达后,百姓欢欣雀跃,纷纷拿出粮食犒劳救国军。为了安全,防止部队到达的消息被日军获悉,李延禄下令封锁了山口。

八道河子屯子住着一个叫金笑来的人,是屯子里的头脑人物,与日军早有勾结。在部队刚刚进驻屯子的时候他就想给敌人通风报信,由于出屯的道路被封锁,他的阴谋才未能得逞。不久,他以进城卖炭买粮为由,通过了封锁线,给日军送去了情报。日军接到情报后,立即派治田大佐率日伪军四五百人,大炮6门对救国军进行"围剿"。

此时,李延禄已得知金笑来是汉奸,便立即派出骑兵进行侦察,发现敌人已经到达山口外,距封锁线仅8里路程。李延禄、孟泾清等救国军将领经讨论后,命令王毓峰率领二团、史忠恒率领三团分别埋伏在八道河子西北山口的东西两山上,在日军从山口进入一半时,两边夹击,使其首尾不能相顾,分段消灭。另派李凤山营在八道河子屯前沿利用地形构筑阵地,冯守臣骑兵营作为机动部队,隐蔽在树林里,总部直属的警卫保安连为预备队。

1933年3月1日晨,日伪军对八道河子发起攻击,随着山口枪声的响起,战斗开始。初期由于救国军出其不意,又占据有利地势,日伪军在夹击中伤亡很大,但敌人依靠重武器很快挽回劣势。三团团长史忠恒在指挥战斗时负伤,当他坐在石头解绑腿,要卫生员包扎伤口时,敌人的冲锋部队又纷纷投来手榴弹,其中有两颗直接投到了史忠恒面前,第一颗被他踢开,第二颗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爆炸了。史忠恒腰部和腿部有三处被炸伤,他忍着剧痛,一跃而起,如猛虎一般向日军冲去,将日军的冲锋部队冲得七零八落。在三团的追击下,日军被迫退出山口外。但是日军不甘心失败,又组织了第二次攻势。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敌人的伤亡虽然很大,但是他们携带了重武器,火力仍然很猛。渐渐的东西两山阵地上的枪声逐渐减少,经过两次山头争夺战之后部队的弹药已经消耗殆尽,致人也发现了他们的弱点,于是利用炮火优势,先集中兵力对二团 E毓峰防守的西山头发起攻击。在弹药耗尽的情况下,王毓峰率领团健儿用刺刀和石块与日军展开肉搏战,最终因寡不敌众,被迫撤出阵地;敌人在占领西山头后,立即对三团史忠恒坚守的东山头阵地发起冲锋,左右两山相继失守。就在二团、三团撤退时,李凤山的阻击阵地也被日军突破,一小股日军冲进了八道河子屯,当E指挥部还在屯子里,在警卫员的掩护下,指挥部撤向后山。

郁队在后山会合后,山下的八道河子屯浓烟四起,日军进屯后,日军为报复抗日队伍和群众开始烧杀抢掠,山下不断传来惨不忍闻的呼喊声。逃进山里的当地朝鲜族农户向战士们哭诉敌人的暴行,请求部队反击,帮助他们救出没来得及逃出的亲人。听到屯里传来的呼喊声,战士们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纷纷请求下山杀敌,自愿参加敢死队。李延禄和孟泾清当即组织了一支精干的敢死,由于弹药所剩无几,敢死队每人只有3至5发子弹,悲愤的群众手拿木棒、斧子等武器也随部队冲下山去。

这次突击,大出敌人意料。他们正在屯子里四处放火、抢掠,在遭到攻击后,未及部署便仓皇撤退,日军治田大佐在我敢死队员的追逐下,惶惑乱窜,未到河崖就被英勇的敢死队员乱刀刺死。

这次战斗,抗日救国军以仅伤亡10人的代价,击毙敌人治田大佐等37人,毙伤伪军200人,缴获了步枪、山炮等大量武器、弹药。

举报/反馈
合作伙伴:
主营产品:胀套,联轴器,滚动轴承,机床导轨,滑动轴承,螺母,其他传动件,其他机床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