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毓峰精密机械有限公司:王灵|相遇故地

来自:

文|王灵 编辑|燕子 图片|网络

秋天,无论哪里的秋风,总给人“天凉好个秋”的感觉——北方的秋天更是如此。几阵略带寒意的风席卷而过之后,刚过八月,就给人一种初冬的感觉。那些光秃秃叫不出名字的树的枝丫在秋风里东摇西摆着,仿佛在向人们有气无力地诉说着什么,诉说什么呢?大概是一个关于离别的话题吧!或者是别的……

刚走出长途汽车站,一阵萧瑟的秋风迎面吹来,安然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她下意识地拉紧了胸前的丝巾。这次回家,安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凉,如这早来的秋寒,让她禁不住又一次浑身一抖,母亲沈君梅的哭诉和训斥又在耳畔响起——

“安然,我真是白白养了你二十多年,你一走竟是几年不回!都说女儿是妈的小棉袄,我要是靠你这棉袄来暖身,恐怕早就被冻死了……你心里根本没有我,更没有这个家……”

安然虽然委屈,却无语——她能给母亲说什么呢?说什么母亲都不会听的。事实也完全不是像母亲说的那样的。父亲去世后,最小的哥哥结婚,是用的母亲给她包办的婚约的钱;弟弟一病一年多,是她到处借钱、四处问医给看好的;弟弟订婚、结婚,全是她一手置办的,而最后,她竟然还被哥嫂们以“莫须有”的罪名逐出家门,她只得远离开家,投靠在南方创业的高中同学林静,后来遇到肖毓峰,远嫁他乡……而母亲竟然说她是逃避责任!她知道母亲这样说的目的不是舍不得她这个最小的女儿远嫁,而是母亲没有得到她想要得到的。

安然的心里又袭来一阵悲凉,她又一次拉紧了丝巾,试图把冷风挡在身体之外。

还是回自己的家吧——不是负气,而是她感觉有些疲倦,确实需要一份平静的生活,这生活里还应该有温暖的亲情和家庭应有的温馨——像她现在的家。

现在是上午十点多,小城的大街上稀稀疏疏的车来人往给人一种冷清、萧条的感觉。下了班车,安然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衣领,拉紧了胸前的丝巾。

她本来打算乘长途汽车返回的,但爱人肖毓峰一再打过来电话说汽车不安全,还是坐火车吧,买卧铺票,安全,舒适,他还可以在他出差的城市等她一起回家。听到这些,安然的心里暖暖的——结婚五年来,她一直是他的全部!而他,也是冥冥之中上天赐给她的最厚重最奢侈的礼物——也许是她上辈子等了一辈子却没等到,这辈子老天眷顾她,才把他送到了她身边,才让她每享受到他如阳光般的爱。每天,看着他轮廓分明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在她眼前走来走去,安然都会这样想。此时此刻,她归心似箭——虽然才离开短短的十天,她却觉得恍如数年。

火车站就在眼前。望着稀稀疏疏来往的人们,安然紧张的心情舒畅了很多,她暗自庆幸:看来,肖毓峰不让她乘汽车返回是正确的。她在心里感谢肖毓峰给她打电话,感谢他为她安排好的一切。她一边想着一边快步走进火车站,向售票处走去。售票处前的小广场上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匆匆而过——家乡的这座小城向来不如其他的一些大城市繁华,这个季节,也许是乘火车的淡季吧!不过这样也好,她可以不用加入大城市浩浩荡荡的买票大军,排队等候买票了,难得这样的闲静。安然想着,心里竟升起一阵欣喜。

一阵秋风吹过,额前一缕长发垂下来,遮住了眼睛,安然伸出右手,飞快而自然地把头发拨到耳后,抬起头,一个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她的视线,她猛的惊呆了,那个曾经魂牵梦绕的名字不禁脱口而出——

“苏杰……我的西雅图?”

自从苏杰去了西雅图,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安然已经把那座城市的名字深深地压在心底了,她曾一度幻想有一天她也去那座城市,那么,那座城市就是他们的西雅图!

眼前的男人惊异地望着她,久久,久久……仿佛时间在这一刻翻过了几个世纪。当惊讶和喜悦一齐写在他的脸上,他终于回过神来,半是清醒半是痴迷地问:

“安然,真的是你?”

两人久久地对视着,仿佛世界在这一刻静止了,平静了……

眼前风中的安然,额前的刘海下闪烁着夜空中星光一样的眼神,安静中透着几分灵气和一丝淡然,雪白的容颜中是粉嫩的唇齿,她不是美得让人惊艳的女孩,却是那种文静中透着秀气让人难以忘记的女子。记忆中她总是着一身淡色的衣服,衬托着她匀称的身材,整个人显得纤细、瘦弱,而此时,她那纤细的双臂,抱在胸前,仿佛在呼吸着曾经的回忆,静静地望着他,她的眼神是淡定的,柔和的,甚至有一种摄人心弦的不舍。高中时的她喜欢自己独自踏着自己的影子散步,也喜欢安静地站在无人的操场边,吹着下午的风,直到夜色渐渐来临在她的肩膀,就像此刻的她……一时间,苏杰分不清眼前的安然是当初的女孩,还是如今的女人,他就那么僵直地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她,他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种无法遮掩的幸福,这种幸福应该来自于她现在的生活。

望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安然惊异地浑身一震,站在那里,她无论如何也没到想到,她这次回到故乡会遇到苏杰!这是他去西雅图八年之后,也是他们分开八年之后第一次见面,眼前的他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微微斜飞,更显出双目明澈有神。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当初的朝气丝毫未减,依然明显地洒在白皙的脸上。今天的他一袭深蓝色长款尼衣,在白色衬衣的映衬下更显得高大、端庄,精神十足。这就是八年前承诺带她同去西雅图的男孩,这就是那个她魂牵梦绕的身影,这就是那个离开后让她日思夜想的人!一时间,安然仿佛又回到了八年前,回到了那段填满思念的时光……

然而,他去了那座遥远的异国城市西雅图再无音讯,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又回到家乡了吗?他又回来做什么呢?他娶妻生子了吗?他走了八年,把思念和盼望留给了她,她在无尽的思念里等了八年,在长久的盼望里梦了八年,多少等待,多少彷徨,她是清晰地记得的。如果不是当初顾虑重重,如果不是那场高考,如果不是不愿放弃那个追寻了多年的梦想,如果没有那个她背负了五年的家庭包办的婚约,她绝不会放开他而让他远去异国……

如果是在八年前,安然肯定会不顾一切地深深地拥抱眼前的人,然而,岁月流逝,时隔多年,他还是那个对她依然关心呵护的人吗?他还是孑然一身吗?今天的她也已不再是那个充满幻想的小女孩,也不是那个在他离开的时光里为他牵肠挂肚的安然了,更何况她的身边有了一个视她为生命的全部、捧她为手里的珍宝的肖毓峰呢?一生如此,尚有何求!他也一定有一个爱他如己的妻子吧?

阵阵秋风吹过,不远处的银杏树飘下片片金黄的落叶,在秋风里打着旋飞舞着,绚丽而耀眼,似乎在炫耀自己最后的美丽,之后便匆匆在冰冷的地面上躺下,成为地面上最沉静的风景。

一座偌大的火车站前广场就这样被秋天的清冷包围着,显得空旷而寥落。安然轻轻地摇了摇头,她突然觉得自己成了一个优柔寡断的小姑娘,难道今天的局面真的是让她“剪不断,理还乱”吗?时光流转,谁又能还是当初的自己呢?她转身欲走。

“安然,你……刚才叫我什么?”

苏杰痴痴地望着她,激动地呢喃着,“这么多年,你在哪里?怎么一直不给我回信?你知道吗?在西雅图的每一天我都想见到你,我等了八年!八年,如梦一样……”

如果说这次相遇给安然带来的除了震惊还有喜悦,那么,苏杰的这句话无疑就是在安然平静的心上重重地击了一棒!她惊愕地站在那里:他去西雅图的八年,她何尝不是等了八年!盼了八年!在梦里寻了八年!曾经,她是多么渴望和他相守一生,相守一个他许下的承诺,天涯海角,不离不弃。陪他去追逐他的梦,在太平洋彼岸的那座城市每个角落留下他们一起走过的足迹,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但是,初中两年,高中三年,同级同班,默默感受着他的呵护和爱,她从来不敢说出那个呼之欲出的字眼,尽管知道他是真诚的,而家境的差别给她带来太大的压力,使她觉得她对他的幻想都只是奢望,他们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两只鸟,根本不可能从同一地平线飞起来,更不可能落在同一棵树上同一高度的枝丫上。所以,当他离开她远赴西雅图时,尽管他一再承诺一定会回来同去那座遥远的城市的,她仍然觉得他终于飞上了属于自己的天空,而她,也将永远失去他。事实上,在她走后不久,她就开始思念他并打听他的音讯了,也在心里殷切盼望有一天他突然回来,带她同去那座充满浪漫色彩的遥远的异国城市了……

“苏杰。”

长久的凝望,长久的沉默之后,她终于开口了,语气里却有种使人不易察觉的幽怨,“你回来了吗?你为什么不在西雅图?那不是一直有你的梦吗?”

苏杰愣住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安然,他伸手一把把安然拉到胸前,激动地说:

“安然,我知道你怨我一走再无音讯,但是你知道吗?我在西雅图的每一天都非常孤独,我一直在等你,等你去西雅图,石家庄毓峰精密机械有限公司就再也不分开了。”

安然一把推开苏杰,怔怔地看着他,那种无法形容的痛楚又涌上心头,她轻轻地摇摇头,往后退了几步,幽幽地说:

“苏杰,我不是你,我没有你家庭的优越条件。在一起读书五年,你了解我吗?你知道我需要什么吗?我去西雅图,我以什么身份去西雅图?你想过吗?”

苏杰一愣,他伸出的手就那么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停留在秋风里。他为了她拒绝了那么多喜欢他的女孩,他以为安然是明白他对她的感情的,他更以为安然是理解他的离开的,然而,出生在优越家庭中的他太自信了,直到今天他似乎才明白,安然当初想要的是什么,他受挫地呆住了,低声喃喃道:

“安然,我一直是爱你的,这些你应该知道。我去西雅图,也是想让你换一种生活方式。我知道你家里条件不好,你在我面前一直不自信,所以,我想让你去,我会给你另一种想要的生活。”

广场上有几个路过的人向苏杰和安然投来疑问的目光,安然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她真想转身离开,但看着苏杰受挫的样子,她心里有些不忍——毕竟这是她曾经牵挂过的人。她屈身向前拉起苏杰的手放在手里:

“苏杰,对不起!我不是在怨你。但是,你真的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一阵风迎面吹过,安然禁不住打了个冷颤——瘦弱的她似乎不太适应家乡的寒秋季节了。

苏杰感觉到了安然的颤抖,他握住安然的手,忽然想起了什么,拉起安然向火车站前的街对面跑去。

“苏杰,你要拉我去哪儿呀?”

“去了你就知道了!”

“苏杰,你还是那么没有正形!”

安然不解地叫着,苏杰并不放开她,此时的他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与安然彻心畅谈分别后的情形……

作者简介:幸福驿站,原名王灵,女,一个热爱文字、酷爱写诗的70后,现居陕西汉中。诗观:拥抱诗歌行走,每一个灵魂都会闪烁出高贵的光芒

壹点号心梦文学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举报/反馈
合作伙伴:
主营产品:胀套,联轴器,滚动轴承,机床导轨,滑动轴承,螺母,其他传动件,其他机床附件